主办单位:武当山道教协会  现在是:
站内新闻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道教栏目 > 道教知识 > 正文
道教仪范(六,略论道教徒的修养【3-当代道教徒应具有的理想和精神文明】)
发布时间:2008-02-01 13:30:06  文章来源: 文章编辑:

三、当代道教徒应具有的理想和精神文明

    看一个人的道德品质高尚不高尚,只有从他的精神文明不文明去看。一个人的言语行为不妨碍他人的利益,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能成人之美,能助人为乐,能舍己为人,这样的人就是有高尚道德修养的人。反之,就是没道德,没修养,缺乏精神文明的人。

    在今天九十年代里,从国家到我们教内,都给我们提供有很具体的进行精神文明修养的规范、章程,遵照实行这些规范、章程,就能把我们培养成为有道德、有修养的高尚精神文明道教徒。这些规范、章程仅不过是做人之道,对我们修道学仙者来说,是初步容易做得到的。下面举一些进行道德修养、精神文明方面的规范、章程:

    1、要做一个爱国、爱教的道教徒

    祖国这块土地赐给了我们祖先以及我们个人以休养生息的大恩,我们道教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各族人民创立起来的教,有着中华民族自己的特色,我们怎能不爱自己的祖国呢?如果没有这样个祖国,也就不会有我们这样的道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我们道教把报答国土之恩列为四恩之一,我们经韵中有一首《大赞》说的很好:“酬天地盖载恩,蒙日月照临身形,皇王(国家)水土万万春,报父母养育深恩。四重深恩实难报,登宝殿讽演仙经。焚香礼拜谢神恩,求忏悔罪灭福生”。举行大小宗教科仪,凡申表奏疏、高功称职,都有祈祷“国土清平”之词,可见我们道教历来就有着爱祖国的传统。如果回顾一下历史,就更能看出道教(包括道教前身道家)历史人物,在改朝换代、推动历史向前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如我们熟悉的张良、陈平、曹参,帮助刘帮建立起汉王朝,推行“黄老无为之治”,得到文景盛世,给汉武帝开拓疆域奠定下雄厚的人力、物力。诸葛亮在三国纷乱中能把蜀国治理得民安物阜,和西南边陲少数民族关系搞得非常融洽。直到现在还歌颂他的功德,作神明敬奉着。唐朝魏徽是以道士作宰相,“贞观之治”是中国历代王朝政治鼎盛之世,实行“对外开放”政策,把中华民族的文明向国外传播,同时也引进外国一些好的东西“洋为中用”。唐代道士孙思邈,继承、整理了唐以前祖国的医药学,并加以发展,对祖国医药学作出前无古人的贡献。世人称他为药王。元朝的邱长春,明朝的刘伯温,这些道士都对我们中华民族作出过伟大贡献。我们道教有这么多爱祖国、爱人民的历史人物,直使现代一些学者们高呼出:“不研究中国道教,就研究不好中国历史”的中肯论断。这难道还不值得我们作为一个道教徒自豪吗?从民族自尊心上也应该热爱我们自己的道教。(我说:道教是中华民族固有的宗教、这一论据,可参阅《道协会刊》第十六期《道教与少数民族》)。综上所述,爱祖国,爱道教,是作为一个道教徒最起码的天职。

    爱国,首先是维护国家尊严,要保卫国土,要抗拒侵略者,要树立祖国领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清初爱国学者顾炎武有一句名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道教人士故然讲慈悲,不杀生,遵照太上爷的教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道教反对“杀人盈野”的不义战争,但从来也不反对正义的战争。不但不反对,而且还投入正义战争中去。太上爷不是告诉我们说:“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那就是说当你作到仁至义尽,忍无可忍,万不得已时,还是要使用战争的。清代嘉庆年间有位赤脚董真人,叫董清奇,他作的俚语诗中有一首这样说:“一只手里端的香,一只手里拿着枪,该当烧香就烧香,该当使枪就使枪,这话岂不搅乱道,那个圣人留世上,有人若要深信此,糊涂痴迷最平常”。道教中还有一句不在经文的话,叫做“杀恶人即是行善”,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除暴安良”。近代也出现不少保卫祖国、拥护正义战争、爱教护庙的道士。如江苏茅山的道友们就在抗日战争时期帮助新四军抗日的;罗浮山冲虚观的道友们,陕西华山的道友们都曾为解放战争,帮助解放军做出过贡献。尤其武当山紫霄宫道士严教盛、王教化、江合元、徐本善等,曾为救护红军伤员作出了极大贡献,徐本善于1932年春夏之交为掩护柳直荀、贺龙的红三军二百多伤员,被国民党反动派五十一师所杀害。贺龙、柳直荀为表章紫霄宫道长们曾撰写了一幅“伟人东来气尽紫,樵歌南去云腾霄。”的对联留念。

    在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各地庙宇残遭破坏,造反派勒令道士离庙还俗,给坚守庙宇的道长戴上“牛鬼蛇神”的帽子示众批斗。我们白云观的刘监院就挨了不少批斗。“造反派”用威胁利诱等手段,但他们始终顶着不离开白云观,白云观的陈旅清道长,为保护白云观的宗教文物,冒着极大风险保存了下来。还有中国道教协会的一些工作者,在“文革”中同样受到极大冲击,给精神上和肉体上以折磨。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咋有这样个完整的白云观,咋有这样个幽静学习环境!

    还有全国各地,在文革期间顶着批斗的折磨痛苦,毫不动摇地抱定尽节玄门的决心,保护庙宇的道长们。这些不都是我们爱国爱教活生生的学习榜样吗!对这些为我们道教,为保护庙宇付出过重大牺牲的老人们,我们应当从心眼里尊敬他们,我们青年道友们应该象他们的徒子徒孙那样,招呼好他们的晚年生活,报答他们对教门的贡献。

    2、做精神文明的表率

    我们处在今天政治上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下,享受着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应该珍惜、维护这一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要加强纪律观念、法制观念,做遵纪守法的模范。要勇于改正自已的不良习惯,做维护社会秩序的模范。要努力建设自己成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道教徒,并把“四有”品质扩大到整个道教界。要讲文明、讲礼貌、讲道德、讲秩序、讲卫生;要做到心灵美、语言美、行为美、环境美;要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要做这“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模范遵守实践者。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精神,树立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贡献力量。有接待外宾的开放宫、观,要在接待中作到遵守外事纪律:眼不红、心不痒、手不长,即:不眼红外宾的东西,不心里羡慕想要外宾的东西和接受外宾的馈赠;在接待态度方面要不亢不卑,也就是:既不低三下四,又不傲然自大。总之是,要有中国人的气魄,要注意不丧失国格、人格、不使外宾耻笑我们道教徒没出息。要维护民族尊严。

    3、要热爱自己的宗教

    作为一个中国道教徒要热爱自己的教,振兴自己的教。发扬光大自己的宗教不是无所事事坐那里说空说能得来的,必须是脚踏实地,从微不足道的毫末做起。要刻苦学习,掌握知识,打下为宏扬道教的坚实基础。

    要为道教建功立业。应从进德、修业、强身,三方面培育自己;要从《清规》、《戒律》中范围自己的身心。道教的清规、戒律,有一些不适用于现实社会,也不要求照搬实行。但是应该知道过去一些清规、戒律条文。如果某位教徒自愿高标准要求自己,自愿守持,当然是可以的,但不要强加于人。旧的清规戒律中的有些条文不适用于新社会,也不要求实行,但现在订的新规章制度,就要要求道众必须遵循实行,否则,就不是一个正派的道教徒,是不合格的道教徒。新的规章条文有没有呢?有。除了国家颁行的建设精神文明的各项条文外,还有我们道教自己制定的约法,这就是:中国道教协会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在第三届理事会二次会议所通过的《道教界爱国爱教公约》。这个公约简而明,实际而易行。共七条,录出如下:

    一、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热爱祖国,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积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

    二、遵守政府的政策法令,进行正常的宗教活动,不妨碍生产和社会秩序,不募化,不利用宗教进行非法、违法活动。

    三、提高警惕,防止坏人利用宗教进行破坏活动,协助政府揭露和打击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坏分子。

    四、认真学习时事政策,提高爱国主义觉悟,作好工作,积极参加劳动。

    五、认真学习道教知识,保护道教文物古迹,发扬道教优良传统。

    六、各道派道友之间,要互相尊重,互相关心。

    七、遵守宫观规章制度,遵守社会公德,爱护公共财物

    以上七条公约,如能不打折扣,遵照实行,那就是一位高尚的、有道德的道教徒,也就是能为“四化”作出贡献的国家好公民。爱教,就要努力学习道教理论,钻研道教经典和各门学术,继承和发扬道教为人类作出的贡献和优良传统。

    爱教,就要团结所有道教界人士,包括道教研究者,道教工作者。首先团结好道教中两大派系道友。道教中有全真、正一两大派系,这是历史事实,避而不谈是避不了的,因为这两派在中国历史上都起过积极作用,研究中国道教史,怎么能不提两个派;但强调哪个派的是非,互相攻讦,那是极端错误的,是自我诽谤,自我削弱,用一句难听话,叫做:“数典忘祖”。道教人士如果出现分裂两派的言论,不管有意无意,都是破坏道教完整肌体的表现,应加以说服教育,甚或群起而攻之。要知道,道教是我们共同的信仰,一个道字是分不开的,道教是本,两派是枝,两派中各自的小派又是大枝上的小枝,本固则枝茂,如果本被破坏了,枝也就枯死了。正一和全真只不过是在教义上有所偏重,一偏重符箓;一偏重内丹修炼。然而,在实际生活中,全真也兼行符箓,正一也兼行内丹修炼,并不是划分个“鸿沟”,截然分的清清楚楚,谁也不许越“雷池”一步。不信,你可以翻翻历史,根本没有两派截然分开的迹象,相反的倒是团结一致,同是道教徒。如果还要强词夺理,那就请翻翻全真十方丛林的《宗派薄》,那上边明白记着道教三山五岳,各派系的“派单”源流,只要是满发大领的道教徒,都可以回来挂单常住。开期放戒,正一派道友照样有求戒的。旧社会江西龙虎山上清宫也照样留单接众,照样有“号薄”留全真道士,这难道不是事实吗?邱祖弟子张志玄兼行正一法,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学正一法于为全真学的道士刘渊然,见于明史。我们的道教先贤们何尝有派系之见。

现在我们道教面临的处境,是加强道教内部团结发扬道教学术,来适应国内、国际间对中国道教的研究。这一要求,我们老一代道教徒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因为我们绝大多数老年道友没文化。希望就寄托在你们这一代,和你们的下一代。而主要是你们这一代,中国道协办专修班,或者道学院,就是为了培养你们成材,将来拿出研究成果,为国争光,为祖国的道教争光。你们想过没有,在世界“中国道教研究”会上,没有中国道士参加,作为一个中国道士,心中是啥滋味。或者,有人会说:“我们是修行人,是与世无争者”。这话看你用在什么地方,用在私人身上是对的,不光是对,而且透希望你能“损之又损,一至于无为”。但是,用在宏扬道法丕振宗成上,那就是错误的。试问,哪个祖师在他未成道之前不是“大起尘劳,于教门用力’’(邱祖语)!李志常有个故事:他跟随邱祖。心想归隐。邱祖说:“不应去而去,不为退道即为慢道”。李志常知是说他的,遂绝归隐之念。所以,希望你们刻苦学习,不要辜负了中国道协培养你们的一片苦心。

 
打印】【顶部】【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条款 】-【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
中国武当道教协会 Copyright © 2003-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湖北省丹江口市武当山紫霄宫 邮编:442700 联系电话:0719-5689216 5689190
网 址:www.zgwddjw.com 投稿信箱:chen5689209@tom.com
备案序号:鄂ICP备10013533号
技术支持:尚禹科技 十堰网站建设